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佬都爱我 [快穿]_ 2、八零兵哥02

时间:2021-07-06 16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开花不结果小说大佬都爱我 [快穿] 2、八零兵哥02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送完早饭回来,家里饭桌已经摆开,桌边只有两人,王桐花和儿媳张小华,杜宝珍还在赌气,将自己关在房内。

    王桐花虽然已在心里做了让步,但要她去哄女儿,又放不下长辈的身段,杜宝珍不来吃,她也憋着口气不让人去叫。

    姜芮收好竹篮,看了看王桐花的脸色,没多嘴,坐下来端起自己那份早饭。

    桌上四碗南瓜粥,一碟咸菜,其中两碗粥上各放着半个鸡蛋。

    鸡蛋是紧俏物,要不是家里养了几只兔子,隔一阵拿兔毛跟兔崽换点蛋,饭桌上真连一点荤腥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是没试过养鸡,可鸡跟兔子不同,光喂草没力气下蛋,放出去散养又怕被套走,喂粮食吧,杜家人多,壮劳力却少,每次分得的口粮,只够自家人汤汤水水混个饱,哪有余粮?

    因此,那蛋也不是人人有份,杜家六口人,只煮了两个鸡蛋。队上刚收完稻谷,农场活不多,家里就两个男人干活,得让他们吃点好的,儿媳张小华怀着孩子,要补一补,杜宝珍念书费脑,每天也有半个蛋,至于王桐花和杜宝琴,只能就点咸菜干了。

    姜芮吃得快,见王桐花吃完饭,却没立马起身,眼睛不时往房门瞥去,就知她气已消,此时才说:“妈,我去叫宝珍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张小华也附和:“宝珍还要读书呢,别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顿不吃能饿死?还不是你们惯的。”王桐花咕哝,放下碗筷去院里喂兔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姜芮与张小华对视一眼,起身冲她笑道:“嫂子多吃点,锅里还有。”

    杜家房屋不多,姐妹两人共用一个不大的房间。

    姜芮推开房门时,杜宝珍就趴在窗前窄窄的书桌上,听到动静,立刻把什么塞进抽屉里,回头见是她,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姜芮面色不变,上前拍了拍她的肩,柔声道:“去吃饭吧,今天的南瓜粥可甜了。”

    杜宝珍撇撇嘴,杜家每天都要熬一大锅粥,白糖自然是吃不起的,加在粥里的是一分钱一小包的糖精,虽然比糖更甜,却毫无营养,吃多了对身体还不好。之所以加它,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对于甜味的渴求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吃。”杜宝珍闷闷不乐,之前哭喊过,声音有点哑。

    屋里就一桌一凳,凳子被坐了,姜芮只能坐在床沿,两人视线平视。她伸手轻摸杜宝珍微红发肿的眼皮,“还生气呢?再生气也不能和自己过不去,饿坏了身体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杜宝珍眼眶再度湿润,哽咽着嗓子,委屈地看她,“是妈太不讲理了,凭什么那个**救了我我就要嫁给他?要是这样,我宁愿淹死算了!”

    “不许胡说。”姜芮捂住她的嘴,一向柔和的神情难得变得严肃,“都是孩子话,你说死就死,不要爸妈了?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呜阿姐——”杜宝珍一下扑倒她怀里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姜芮轻拍着她的背,直到她哭够了,才说:“先去吃饭吧,这几天都没好好吃,是不是存心饿瘦叫人心疼呢?”

    哭过一场,杜宝珍心头痛快许多,揉着眼睛反驳,“反正妈不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妈不心疼?”姜芮拿下她的手,用干净的手帕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杜宝珍仰头方便她动作,皱着鼻子嘟囔:“她就是心疼我,也舍不得赵家,我看她都恨不得自己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姜芮点了点手下的鼻头,嘴角露出一点笑意,“瞎说什么,小心妈听见,赏你一顿笋鞭炒肉。”

    杜宝珍笑了一笑,抱着她的腰,将头埋在腿上,小声说:“阿姐,我是真的不想嫁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发现没有,这几天爸妈的态度已经有软化的迹象了,你想想,从小到大,哪一件事是真正逼得过你的?”

    杜宝珍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摇头,“这次不一样,姐,妈是绝对不会放弃赵家的。”

    杜家大事小事都是王桐花做主,杜宝珍从小活泼顽皮,试探过许多次她的底线,能感觉到她妈此次的决心。她心里恐慌,所以才闹得尤为厉害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,原主杜宝琴也猜到了,王桐花确实没打算放弃赵家,只是不声不响的杜宝琴更了解她们的妈,知道最后这事最后多半落在自己头上,而杜宝珍还未意识到。

    “别怕,还有我呢,咱们一起想办法。现在你要做的,就是好好吃饭,吃饱了才有力气抗争,别最终爸妈退让,你也病倒了,可不就两败俱伤?”姜芮又劝。

    杜宝珍得了她的话,忙抬起头来可怜巴巴看她,“姐,你可得帮我,不能不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姜芮牵着她往外走,“什么时候没管过你?”

    杜宝珍安了点心,乖乖给她牵着,也有心思迁怒起别人来,“我看那**救我的时候就不安好心,下次见了,我让哥打他一顿!”

    姜芮斜她一眼,语气仍是轻柔柔的,“没他救你,你还有命在这儿耍狠打这个打那个?况且我听说,他救了你第二天就回部队了,之后又过好几天,张婶儿才来咱家,这件事,多半赵家长辈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杜宝珍嘟着嘴,这才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饭桌上已经没人,杜宝珍三两下把自己那半个蛋剥了,递到姜芮嘴边,“姐,分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姜芮偏头,推开她的手,“我又不需要补脑,吃它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还干那么多活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重活,累不着,我也不爱吃蛋。你快吃吧,粥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杜宝珍半信半疑,“真的不爱吃?”

    “真不爱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奇怪,鸡蛋都不爱吃。”杜宝珍嘀咕着,两口就把蛋吃完,又抱起碗狼吞虎咽,闹了一上午,她早就饿慌了,顾不得女孩子的斯文。

    姜芮收拾桌面,“我去洗碗,你吃完了把碗筷送到灶房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”杜宝珍嘴里空不出,胡乱点着头。

    院子里,王桐花心不在焉地喂兔子,满心都是之前冒出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想让大女儿代替小女儿嫁去赵家,越想越激动,越想越觉得不错,但现在头脑冷静了一点,发现眼下有个关键的问题,赵家能不能同意?要是赵家二儿子跟她小女儿一样认死理可怎么办?

    得想个法子探探赵家口风才行

    她看着灶房里姜芮忙碌的身影,渐渐有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姜芮收拾完灶房,见今天日头不大,回房换了身旧的长袖衬衫,准备上山挠点枯叶生火。

    刚出屋门,王桐花就把她拦下,大惊小怪,“怎么把这老古董翻出来穿了?快去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准备上山呢。”

    王桐花把她往里赶,“哪天不能上山?现在先帮妈去趟水库上,前几天你张婶给咱们送了蜂蜜,咱家没什么好东西,你把这两只兔崽送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芮看了眼竹篮,里头两只出生没多久的小团子,再养两天就能拿去换点鸡蛋、盐了,不由迟疑:“家里鸡蛋快没了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王桐花想到紧巴巴的日子,又是一阵烦闷,也更坚定了跟赵家结亲的决心——她这辈子是苦定了,可没理由儿女还要接着苦。

    “没鸡蛋就给你爸他们泡点蜂蜜水吧,我听说蜂蜜是好东西,比蛋还有营养哩!”原本她准备把蜜匀一半给娘家父母,如今只得作罢,反正好东西送回去,也进不了爹妈的口。

    见她主意已定,姜芮劝不动,只能回身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把前年新做的那套换上!”王桐花在身后交代。

    姜芮换了件白色碎花衬衫,水蓝色裤子,都是的确良的,穿着很凉快,脚下一双塑料凉鞋,这一身,是她妈狠心咬牙买下的行头,是年轻女孩儿的门面,只有出门做客才会穿。

    她一出来,王桐花便觉得眼前一亮,忍不住啧啧赞道:“我的女儿就是漂亮,别说咱们队里,我看整个朝阳公社都数得上!”

    姜芮微低着头,“您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王桐花绕着她转了一圈,越看越满意。前些年杜宝琴还没怎么长开,穿衣服前后都扁,如今胸儿臀儿都凸了,更显得腰细,那模样简直叫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王桐花心中大定,就算这次和赵家说不了亲,凭她女儿的相貌性子,还怕找不到好人家?

    她喜滋滋把篮子往姜芮手中一塞,将人往外推,“去吧,见了你张婶嘴巴甜些,记得走树荫下,别晒黑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时候不早不晚,路上没什么人影,姜芮低着头一路快走,好歹没遇上熟人,否则又要费一番口舌。

    赵家在半山腰水库上,杜家在对山岭脚下,虽在同一大队,两家其实没什么往来。姜芮走过水库大坝,又上了一段缓坡,面前出现一座院子,院里几间砖瓦房,凭记忆,她知道这就是赵家了。

    院门紧闭,她踮着脚尖往里瞧,“张婶儿在家吗?”

    张丽云正在屋里拣豆子,听到声音出来,就见自家院子外立着个有点面熟的年轻姑娘,日头打在她身上,白茫茫的晃眼,“你是?”

    姜芮忙笑着说:“婶儿,我是宝琴,宝珍的姐姐,前几天您还去了我家一趟呢。”

    杜家两个女儿,张丽云也是听说的,平时村里道上偶尔也遇见,只是一时间没能把人和名字对上,听她这么一说,立刻想起来,忙打开院子,笑呵呵将人迎进来,“是宝琴啊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赵家条件比杜家好,光堂屋就敞亮了许多,屋里一应家具俱全。

    张丽云要给她倒茶水,姜芮忙拦下,将竹篮递过去,道明来意:“家里的兔子前几天又下了崽,我妈让我给婶儿送一对养着玩。”

    张丽云看了一眼,没有推脱,只是笑眯眯说:“你妈就是太客气了。你先坐着,婶儿屋里有罐头呢,又甜又凉,喝着可舒服。”

    姜芮又要拦她,起身准备告辞,却被牢牢压在椅子上,“这大热的天,哪能叫你白跑一趟,听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丽云就进了自己卧房,姜芮只得坐着等她。

    张丽云从衣柜底下拿出罐头,却没有马上走出房门,而是从门缝里打量堂屋里的姜芮。从脸蛋看到身段,再从身段看到那双规规矩矩收着的脚,边看边点头。

    这样明显的视线,姜芮哪会没感觉?只当作不知道,偏头好奇看着墙上的全家福。

    张丽云夫妻俩生了四个儿女,名字分别是赵东、**、赵茜茜、赵北,其中赵茜茜是女儿。

    照片上,张丽云夫妇坐着,腿上各自抱个小孩,二人身后又立着两个少年。

    姜芮还不是杜宝琴时,在暗中看过**,此时一眼认出,左边那个少年是他。那时他十五六岁的模样,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冷静,一双狭长的眉眼,却又有几分锐利迫人,实在难以想象,这会是一个农村少年的眼神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张丽云从房里出来,姜芮收回视线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快坐下。”张丽云撬开桔子罐头,给她倒了一大碗,似是随口又说:“那照片都是十几年前的了,我们家老二当兵前照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婶儿。”姜芮双手接过,小心翼翼喝了一口,抬头笑着说:“婶儿还像当初一样年轻。”

    张丽云乐了,递了把调羹给她,“这话我爱听,多吃点,婶儿还有好多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吃边聊,张丽云把杜宝琴多大年纪,读了多久书,平常在家都做些什么等等底细摸了个透。

    她问什么,姜芮就老实回什么,两人一问一答,眼看快到了午饭时间,张丽云一拍大腿:“瞧我这话多的,都到饭点了,宝琴留在婶儿这吃饭吧?”

    姜芮赶紧拒绝,说还要给干活的家人送饭,推脱了许久,张丽云往她竹篮里塞了一瓶罐头、一把水果糖,这才放她离开。

    时候确实不早,姜芮快步下山,刚下水库,迎面走来一名年轻女子,齐肩短发,挎着军绿色的包,她认出是赵茜茜,两人平时没什么接触,就只对她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赵茜茜住步看她走远,又往山上瞧了瞧,抬脚一阵小跑。回到家,没闻到饭香,却听见她妈在灶房里哼着小调,赵茜茜摸着肚子喊:“妈,我回来了,饭还没好吗?”

    “嚷什么?”张丽云从灶台后头探出头来,“柜子上还有罐头,饿了先吃。”

    一听有罐头吃,赵茜茜顿时一喜,等找到罐头瓶子,见只剩半瓶了,又跑到她妈面前,不依不饶问:“还有半瓶是谁吃了?今天大嫂不是带小波回娘家了吗?”

    张丽云瞪了瞪眼,“怎么,只许你们吃,我就不能吃了?”

    赵茜茜缩缩脖子,抱起罐头瓶喝了一口,美得眯起了眼,想起方才回家路上遇见的人,又问:“我刚水库下看见杜宝琴了,她上水库做什么?难道是来我们家?”

    张丽云正色看她,不答反问:“茜茜,要是宝琴给你做二嫂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茜茜茜张了张嘴:“不、不是要叫杜宝珍做我二嫂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得人家愿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今天杜宝琴上门,张丽云确实愣了神。她当日去杜家,是想说合说合自己二儿子跟杜家小女儿的,今天杜家意思她看明白了,他们家小女儿不愿意嫁,所以叫大女儿走一趟,让她看看。如果两家还能结亲最好,结不了亲那就只是让女儿来送个回礼,别人见了也说不了闲话。

    想起二儿子**,张丽云就想叹气,今年二十七八了,打小过他一块玩的同伴,孩子都已经满地跑,他连成个家的想法都没有,每次说起不是推脱就是沉默。

    早几年他刚当兵,一年到头还能回家住几天,现在虽说军衔高了,想见一面却更加不容易。这次盼了两年才把他盼回来,结果只留了一晚,第二天就赶回部队去了,领导人都没他忙!

    张丽云总觉得再这么下去,恐怕以后臭小子连家都不回了,所以才下了决心,不管儿子愿不愿意,她都必须给他找个媳妇儿,不能再拖。

    至于是哪个姑娘,她倒不是很介意,之前选中杜宝珍,也是想着自家儿子救过人家一命,两个人心中或许有点儿不一样的情愫,现在看来,是她想多了,不但儿子没想法,人家闺女也没想法。

    好在没了杜宝珍,还有个更合她心意的杜宝琴。小姑娘生得白白净净,性情温和乖巧,又不至于胆小怯懦,瞧着也是大大方方的,那模样更是整个大队找不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这样好的人选,臭小子要还不想结婚,那她就是亲自找上部队去,也得把人抽一顿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